我想買車

相關連結: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%E9%80%B2%E5%8F%A3%E8%BB%8A%E9%97% ...

日前,消基會公布進口車調查,若是以各國車價除以各國國民每月平均所得,台灣人民必須工作38-98個月才能買得起一輛賓士車,並指國外這些名牌汽車的當地或海外售價比台灣便宜許多,原因直指台灣的關稅實在太高了。

消基會亦指出,偏高的稅金是因為政府在過去為了保護國產汽車的國內市場而訂定,如今幾十年過去,汽車產業該早已自立自強,政府也不應繼續以此高關稅來保護國內汽車產業。

此言一出,不只是車商群起反駁,連行政單位如經濟部國貿局也指出,台灣已落實對WTO的承諾目標,將汽車關稅從30%逐年降至17.5%,並全面取消配額管制。比起中國大陸進口車稅率最高達40%,新加坡除進口車貨物稅20%外,還有高達車價1至1.8倍的登記費用,台灣消費者擁有進口車的花費價格上,在關稅方面並不是最大的問題。

而車輛公會理事長蔡文榮表示,進口車關稅設計攸關國家產業,不只為了讓大家買得起進口車。高級進口車買家大多是高所得者,降低進口關稅等於讓高所得者的可支配所得增加,造成貧富差距更懸殊。進口關稅除了作為國際貿易談判的重要籌碼,亦為政府重要稅收來源之一,倘為普及高級進口車而降低進口關稅,豈不猶如以全民資源補貼高級進口車主,實在是開倒車的行為。

當然,從汽車市場的銷售可以發現,台灣人買車愈來愈趨向M型化,進口車銷售占近四成,證明消費能力的差異。
實際上的情況,即便過去所謂的中產階級,目前也在慢慢萎縮,從物價、能源價格的上揚幅度,都讓所謂的中產階級慢慢打回中低收入階層。而國產新款車的價格可說逐年增高,車商往往不敢太早改朝換代,同樣車款經歷多次的小改款、加配備、新年式樣的變革,目的就是希望刺激消費慾望,讓經濟的循環能夠動起來。

汽車業素有火車頭工業之稱,可創造極多的就業人口,根據行政院統計,台灣汽車及其零件產業每生產一個單位就可為本地創造1.25倍的經濟乘數效果,高於電腦╱電子產業。車輛的銷售若不若預期,會讓整個經濟能量低落。

購買高級進口車大多是高所得者,一般民眾需要的是增加國內就業機會和提高個人所得,而非以更便宜的價格買到進口車,因此關稅問題不復存在。讓國產車能再次讓台灣消費者買得起、願意買,卻是更重要的議題。國產車無須關稅制肘,是美日品牌當初願在台生產的原因之一,日漸高升的車價或許回不去了,但政府仍有操作空間,鼓勵民眾購買節能車款。好比通過優良效能的車款,能有貨物稅上的降低。

中古車市場往往達到80萬輛交易規模,表示有太多車輛在路上跑,不僅停車位難尋、耗能也不盡理想,更違反政府節能減碳的高尚口號。若能讓中古車輛外銷其他國家,且讓高齡車主有利可圖、願意換購新車,相信會帶動另一種經濟能量的循環。只要相關單位願意規劃、開放,或許一開始少了貨物稅的稅收,但帶動的經濟能量將會是更大的稅入,汽車產業也願意留在台灣發展,進口品牌願意成為國產品牌,那不是很好嗎?